要换工作了

目录


是的,准备换跳槽了。

准备从东方财富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跳到上海七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说是说“准备”,其实已经尘埃落定了,这个月就会去下家上班。

对于我个人来说,跳槽自然是件大事,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,所以当然有很多事情可以说道说道。但是,人在这个时候,往往会陷入两种不良情绪之中,一种是对老东家刻意的贬低,一种是对新东家盲目的推崇。所以我决定尽量不掺杂个人情绪,单纯地就事论事,说一点什么。

对于东财,我既有赞誉也有感激。东财经历了重重突围,目前已然成为公认的中国互联网顶级券商,旗下产品几乎完成了对金融领域的全覆盖,是“互联网+金融”模式的佼佼者。正是这家如日中天的企业,在我毕业时向我抛来了橄榄枝,让我能以这家企业为平台,完成从学校到社会的跃迁。

当年计算机应届生的就业情况并不乐观,我被各种笔试、面试、宣讲会折腾地几近绝望,不断地陷入怀疑自己怀疑人生的情绪之中,这个时候东财出现了,用非常有诚意的笔试面试让我重新拾起了信心。我如同一个孩子,迫切地向大人们展示自己的粗糙手工作品,但无人搭理,这时候东财蹲下身子,原意倾听我阐述手工作品里自认为精巧的设计,并给予肯定。

当时给我发 offer 的有三家公司,除了东财,还有一家做 VR 的创业公司,一家做家具的传统公司,吸引力自然是不能与“互联网金融巨头”比的。我很庆幸自己没有成为被创业公司榨干价值的小垃圾,也没有成为传统公司边缘部门的小透明,更没有成为待业在家无奈啃老的小巨婴。感谢东财。

此外,也感谢东财接纳我的工作组,这是一个特殊的工作组,不同于东财 .net/java 的技术底色,这个组技术栈基于 golang,由此我进入了 golang 的世界,这门面向系统、面向底层的“云时代 C 语言”,重构了我对技术的理解,乃至重构了我的工作生涯,甚至可以说重构了我的人生。

值得感谢之处何止于此,着实是难以阐尽。

算上实习,在东财工作了 2 年整,如今,要选择离开了。

没有什么大的原因,只是一些小事情积攒起来的,但这一些小事情去却能拼凑起一个事实,这个事实驱使我离开,这个事实是:“东财是互联网加持的券商,但仍然是券商,不是技术驱动的公司”。这个事实引起了我各种工作过程中不适,让我意识到可能自己并不适合这里。

最近看到很有意思的文章,叫《我跳槽是因为他们的显示器更大》,里面描述了一段非常传神的对话:

上级: 为什么要走?

员工: 因为他们的显示器很大。

上级: (怀疑) 开什么玩笑?我们也可以给你配个大显示器。

员工: 并不只是我——每个人都需要大显示器。

上级: 这有那么重要吗?

员工: 这反映了公司如何看待我的时间的价值。公司需要决定的是,多花一些钱买个大显示器让更多的像素映入我的视网膜是否值得。

当然,我不是在这里含沙射影吐槽东财给的显示器不够大,我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类似的遭遇。事实上,东财给我的设备配置情况可能你想象的要更糟,我不说,纯粹怕那也算公司机密。

所以,为了避免有泄露公司机密、抹黑东财之嫌,我在这里只列举一些大家都能查得到事情,当然是针对此时此刻的事实:

  • 东财没有自己的开源项目,GitHub 上只有一个叫 eastmoney 的空组织,来路不明;
  • 东财的主站没有使用 HTTPS,强行打开 HTTPS 页面会报错;
  • 东财内沟通使用 RTX,可以在im.eastmoney.com中看到,RTX 很老了,不好用,整天会诱导换用企业微信;
  • 拉钩网上有关于东财的负面言论,我不予置评。

或许,你也会问,这些事情有那么重要吗?可能事情本身并不重要,但是“觉得它不重要”,才是真正麻烦的地方。且这些“不重要的事情”只是症状,可以拼凑起来反映一个事实,这个事实会引发更多的问题,当然包括工作氛围、员工待遇方面的问题,也解释了为什么临走之际还要在薪资上恶心我一把。

虽然想继续吐槽,但就此打住,不多说了。

其实,跳槽这件事我从年中就有想法了,却因为各种事情耽搁了,后来想着“金三银四”,拖到明年再走算了。但是身在七牛的子华同学希望内推我过去,而我觉得这是个机会,机会要抓住,不应该拖延,即使是以牺牲年终奖、年假为代价。

之所以说是机会,因为在上海这边,能找到的优质的 golang 技术岗位并不多,而能以做 golang 做出名的,至少在上海范围内,只此七牛一家,别无分店。事实上,从打算跳槽开始,我就有了换技术栈从头开始的心理准备,但我在 golang 以及围绕其的技术栈上,已经有了一些粗浅的研究了,如有可能,我希望能不被浪费。而这样的机会就在眼前,我自然不能懈怠。

同在东财的文豪学长,知道我是做 golang 的,听说我要跳槽,第一句便问:“是去七牛吗?”——是的,一个公司对自己的技术形象塑造,竟能强悍如斯。

仍然记得,我读的第一本关于 golang 的书就是七牛 CEO 许式伟所著的《GO语言编程》,那是在我大二寒假,去女朋友老家四川玩,火车上信号很差手机连不上网,百无聊赖之际发现手机里有一本不知道之前从哪儿下载的盗版 PDF 书,于是一夜未眠将其翻看完,终于顿悟——看不懂!是的,当时的自己功力尚浅,难解其意,但基本的概念伴随着一大堆疑问,印刻到了我脑海里,乃至于在后来的操作系统课上,我问授课老师:“进程和线程的概念我弄明白了,可是为什么书里面为什么没有讲协程哇?啥,没有协程吗?我以前看过一本里说有协程的呀。”

曾经的那些问题我已然弄清,自己也成了靠 golang 打工吃饭的人,曾经书里面那个很厉害的叫许式伟的人,成了端坐在我面前的面试官,也将成为我的老板,而那个充十块钱就能有 10G 免费存储空间的七牛云,也将会成为我的东家。

我不能过分期待七牛能有多好,毕竟作为一家公司,一些该有的毛病总还是会有的,但我希望七牛能让我变得更好,而我也能让七牛变得更好,仅此而已,不做奢求。

行文至此,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但又总觉得漏了些什么。

忽然想起来,在我刚搬离学校宿舍时,也是这种感觉,总觉得漏了什么。可能是漏了什么东西,也可能漏了什么手续忘记办了,或者,漏了什么情绪,忘记表达了。

你看你看,说着正经事呢,怎么还抒情了起来。

没什么的。

诚如此前,其他同事提出离职时,上级私下告知我们,安抚人心,曰:

“工作嘛,人来人往,挺正常的。”